秋天来了

秋天来了

宅小鸭-精美图集 (62)
因为阅读让我悲伤。

是文字让我沉滞的心灵又浮泛起来。

这时光的日常让我困顿。

不过,我终于抬头渐渐又看见了秋天。立秋后二日,虽然似乎和以前差不多,可是日历告诉我确实是秋天了。人生能有几个秋天呢,秋天和秋天都是一样的吗?

秋天的第一场雨在昨夜来临,这南高原特殊的地理决定了,天明时它就离开。虽然日里空无一物的苍白,但我知道它确乎来过,不可否定。我甚至由昨天的暴雨公告想起了某年在县城盐津遇雨。滞留的日子我到关河(或谓横江?)的桥头去看水。那浩浩的浊流呈黄色的泥块,一块过去跟着又是一块,不断推涌,似乎永无止息;看得人晃晃地也跟着旋转起来。

我又想起了大关县高桥乡的滮水岩瀑布。在这样的日子里,它一定轰鸣着从高高的山崖上跌落。逼近那瀑布深谷的青龙桥颤颤微微的、又湿滑,虽然我爬过去了,可是再想来在那几百米外即飞花碎玉般扑来的水沫湿润下,当更滑。我很难再次爬得过去。这南高原小小的河流,在雨季汇集了千山万壑千溪万流,积少成多,居然在那河道断堑的幽谷也形成那声势。这是季节的积蓄,是自然的威力。

但我,蜷缩在这个灰色的小城中,守着一方苍白沉郁的天空,守着一室看惯的日常器物,——似乎并不是生活的全部。

传说立秋那日,具体的某时某刻,能看到草叶蔫萎、瞬时低下了头。我没有见到过,怀疑那样的神奇有吗?

秋天是适宜悲伤的,我也许可以把莫名的惆怅酿在泥抟的火灼的坛中,等待它发酵、沉淀、起泡。寒冬腊月时掸去缸中表面、一层如松针如绿蚁的泡沫,就着白雪细品慢酌,陪我度过那些没有树叶的十一月、十二月。

这沉积的云、低垂的天空是在为辛弃疾的那首《破阵子》作准备吗?我有点盼望那响彻金属之音的风,猎猎着把天空收拾干净,让大雁用斜斜的笔势写下那永不再回的少年情愫。在那高高的天空下、爽朗的秋风中,连蚂蚁都会出来写诗。那大地上茂密如林的草丛中,有着你不屑却神秘的奇迹。那渺小的蜿蜒连着宇宙中那最炫目的星光。你听,你俯下身、侧着耳仔细听……【文/何太贵】

声明:本文为原创,作者为 小岛,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:http://www.outview.cn/4027.html